深耕中國環保二十年,WWF中國總干事盧思騁任期結束前受訪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刁凡超2020-09-14 22:35

雖然任期還未真正結束,但世界自然基金會(WWF)中國總干事盧思騁即將離任的消息已在環保圈內不脛而走。9月底,盧思騁將結束在WWF的任職,參與籌備一家新的國際基金會,專注氣候變化工作。
在盧思騁七年的任期內,WWF完成了全球戰略改革和中國的相應部署,在物種、淡水、海洋、森林、食物、市場、氣候與能源、金融、政策等9大領域全面加強與各國政府、企業、公眾之間的合作,廣泛參與到生態保護與可持續發展的事業中。
 
盧思騁 澎湃新聞記者 刁凡超 攝
 
離任前,盧思騁在WWF北京代表處辦公室里接受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專訪。他認為自己的經驗和專長剛好契合了WWF轉型的這幾年,自己階段性的工作已經完成,應該交給更有能力的新人。
“我很高興能夠幫助WWF走過一個比較艱難的改革歷程,也很高興看到這個團隊逐步成熟,我也很安心可以離開,讓后面來接手的同事能夠在一個更堅穩的臺階上繼續帶領這個機構。”盧思騁說。
對于即將迎來的新工作,在盧思騁看來,這些角色就好比在同一個生態系統里的不同“生態位”,他將在新的“生態位”開啟一段新的挑戰。
深耕中國環保事業二十年
走進WWF的北京辦公室,一只大熊貓塑像豎立在門口,這家以中國特有物種大熊貓為標識的國際非政府組織,總部位于瑞士格朗。1980年WWF開始在中國開展大熊貓及其棲息地的保護工作,成為第一個受中國政府邀請來華開展保護工作的國際非政府組織。
上午十點,盧思騁穿著一件印有WWF標志性項目“地球一小時”(Earth Hour)圖案的T恤出現在會議室里。
這位香港人在北京居住了整整二十年,2000年,盧思騁從香港搬到北京,成為中國民間環保組織的一員。
在環保圈子里,盧思騁是一名活躍分子,許多環保機構的負責人都對他印象深刻。剛認識盧思騁時,馬軍還在籌備公眾環境研究中心(IPE),2009年,IPE做了29個IT品牌的調研并希望把這些調研信息上傳到應用平臺“蔚藍地圖”上。在給每家品牌的CEO寫信前,IPE與顧問機構進行了一次溝通,馬軍記得,“思騁是特別盡心盡力的為我們出主意。”
在馬軍眼中,盧思騁特別適合做職業經理人,而這正是環保圈所缺乏的。
“思騁的貢獻在于給環保組織引入了職業化管理的能力。首批來華的國際環保組織負責人多是外國人,他們雖然有很強的能力,但與國內本土的環保組織接觸較少,而且給人的感覺完全是外國駐華機構一樣,但思騁的不同在于,他作為香港同胞的身份對內地環保事業的發展注入了非常多的情懷,與內地環保組織有更多的交流。”馬軍說。
很少有人會有在國際和本土環保機構同時任職的經歷,盧思騁的履歷極為豐富。他曾在中國多家國際、本土環保機構出任管理職位,包括SEE(阿拉善)基金會、自然之友等,并創辦了兩家本土NGO創綠中心和前進工作室。他還曾擔任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香港特區政府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中山大學等機構和組織的專家。他深刻的認同:“無論是國際NGO還是本土NGO都是在同一條船上,一起在推動中國環保事業。”
艱難的改革
2013年10月,盧思騁正式擔任WWF(中國)總干事,成為WWF進入中國三十多年來首位領航的中國人。他上任伊始的目標是促進WWF更加融入中國,一方面是要完成WWF在中國的合法注冊,另一方面需要得到社會公眾更全面的支持調動更多的資源做環保工作,同時,他們還要設計中國辦公室自己的項目到國際上籌資支持項目的開展。
他向澎湃新聞解釋這樣改革的初衷:WWF在全球有100多個國家辦公室,以前都是其他國家的辦公室主導項目設計、籌款,然后分配給中國辦公室去落地,之前他們是主我們是客,改革的目標是要把這種狀態反過來,應該我們是主他們是客。
盧思騁說,這樣的改革會使中國的項目更接地氣,對于中國的環境保護事業有更直接的貢獻。比如,2021年將在武漢舉辦的第十四屆《濕地公約》締約方大會,武漢市市政府的一個投標方案是WWF團隊參與編寫的,很多籌備工作WWF也在幫忙參與,在盧思騁看來,現在機構做的項目都更聚焦于重大的中國環境課題,也更貼近中國政府所關心的。
作為一家國際機構想要切合中國的實際開展工作,了解中國的國情很重要。盧思騁以自然保護區為例說:“中國的保護區不可能移植西方國家做的荒野保護,而是要讓原本生活在那里的居民與自然、野生動物和諧共處。”
這在大多數西方國家是難以想象的,而盧思騁愿意讓更多的人來到中國實地探訪中國的保護實踐,讓國外的機構、伙伴去理解中國生態環境問題的特殊性。
“WWF每年都會舉辦一次‘中國伙伴共建’活動,邀請在財務上支持我們的保護項目負責人到中國的項目點上實地考察,親眼看看中國的保護區是什么樣子的。”盧思騁說,“有一年我們去了甘肅鹽池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它是在敦煌再往西北大概十多個小時的車程,WWF在那個保護區設了300多個紅外攝像機做雪豹保護的工作。當我們坐那么久的車到達那么荒蕪的地方突然看到正在放牧的牧民,他們(外國人)就明白了在中國以及很多發展中國家,我們所劃定的那些保護區里面并不是圍起來不讓人活動的,而是我們應該提供怎樣的條件和幫助,讓祖祖輩輩在保護區里生活的人能夠與野生動物和諧相處。”
在WWF掌舵7年,作為一個引領改革的人物,網絡上曾流傳出WWF內部人員對他的匿名舉報。如今,在將要離開的時候,盧思騁坦然回應這些質疑說:“如同我們要監督企業,監督政府一樣,當然我們要把自己放在公眾輿論的監督底下。我一開始來推動改革的時候,最初的18個月針對我的不具名的舉報信有三十幾封,當時讓我非常驚訝,這些信函被寄到了我們的主管部門以及WWF的其他辦公室。WWF有一個內部的‘Whistle blower’(吹哨人)政策,凡是提出對管理層的一些問題都需要做出調查,總部派調查團來調查我好幾遍都沒發現什么問題,我認為事實結果就是最好的回答。”
“那當然是很不愉快的一段經歷,但對我來講也是個成長。”盧思騁攤手說道,自己也反思了一些改革措施是不是推動的太猛了, 或者是跟大家溝通的方式是不是可以做的更好?但他更愿意用結果來證明自己是對的。
《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頒布以來,WWF成為首批重新登記的境外NGO組織;WWF北京代表處一年的籌資量達1.4億,幾乎是2013年的翻倍;每年獲得價值近兩億的免費資源投放公益廣告,在各大口岸、機場等交通樞紐都可以看到WWF的公益廣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主持人撒貝寧與WWF合作拍攝的穿山甲公益廣告在微博上的點擊量超過5500萬。
在他任期內,WWF完成了全球戰略改革和中國的相應部署,在物種、淡水、海洋、森林、食物、市場、氣候與能源、金融、政策等9大領域全面加強與各國政府、企業、公眾之間的合作。WWF總部和全球網絡為了支持和協助綠色發展的中國走向世界,與深圳市一個地球自然基金會等機構建立了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依托WWF全球網絡,將中國企業、中國經驗、中國故事和中國影響推薦到世界各地。
“再見,北京”
在北京居住的二十年里,盧思騁見證了中國環保圈子的成長,也更希望看到中國的環保組織能夠對于中國乃至世界的發展提出自己的主張。
“當國家提出‘生態文明’的理念后,我們應該提出自己對于生態文明的理解,這些理解一定是立足于中國的現實而提出來的,而不是基于對西方立場的直接翻譯。”盧思騁覺得,“未來30年、50年,中國的環保NGO一定在全球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因為中國的生態環境問題太復雜了,正是在這些復雜的實踐中,中國的環保組織肯定會變得更有觀點,更有想法,更有原創性。
在離開北京前,多家環保機構的負責人為他舉辦了一場小型的送別會。WWF全球總干事Marco Lambertini向各地辦公室宣布了他將離任的消息并評價道:思騁為加強世界自然基金會在中國的地位做出了巨大貢獻,并幫助推動了許多具有全球意義的重要成就。
“過去二十年,思騁一直是中國民間環保事業的領袖人物。”Marco Lambertini說,在加入WWF后,他邀請思騁加入全球治理改革工作組并共同擔任保護工作組主席,“這為世界自然基金會內部的新工作方式以及世界自然基金會各地辦事處在戰略上的更緊密結合鋪平了道路……他在2015年至2017年當選成為WWF全球執行委員會的成員,并以批判性的眼光代表發展中國家發出了強有力的聲音。”
8月21日,思騁從北京飛往香港,因疫情原因,他開始了長達14天的隔離,然后在陪伴家人中度過剩下的假期。
“我如果要退休我就去學校找個工作就好了,但我還沒到退休的年齡,我還想做點貢獻的,就換個位子吧。”盧思騁眼睛瞇成了一條縫,他笑著說,在未來半年到一年的時間里,自己會在香港籌備基金會的登記注冊等工作,將來會以新的身份再來北京。他認為,雖然角色換了,大型基金會跟民間環保組織其實是同一個生態系統里不同的“生態位”,他希望加入基金會后,在今后支持環保組織工作時尤其是在支持中國的工作時能多聆聽環保組織的需求,更好的支持大家的工作。
“再見,北京。”這是離開北京時盧思騁在社交平臺上留下的少有的與自己有關的內容。這句“再見”,也意味著不久的將來,他將以嶄新的身份再回到這里。

省區市分站:(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各省會城市碳交易所,碳市場,碳平臺)

華北【北京、天津、河北石家莊保定、山西太原、內蒙】東北【黑龍江哈爾濱、吉林長春、遼寧沈陽】 華中【湖北武漢、湖南長沙、河南鄭州】
華東【上海、山東濟南、江蘇南京、安徽合肥、江西南昌、浙江溫州、福建廈門】 華南【廣東廣州深圳、廣西南寧、海南??凇?/span>【香港,澳門,臺灣】
西北【陜西西安、甘肅蘭州、寧夏銀川、新疆烏魯木齊、青海西寧】西南【重慶、四川成都、貴州貴陽、云南昆明、西藏拉薩】
關于我們|商務洽談|廣告服務|免責聲明 |隱私權政策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批準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信息部 國家工商管理總局  指導單位:環境保護部 國家能源局 各地環境能源交易所
電話:13001194286
[email protected] tanpaifang.com 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家工信部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1044150號
中國碳交易QQ群: 6群碳交易—中國碳市場  5群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以太坊团队怎么赚钱 网络娱乐平台赢钱给吗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贵州11选5走势手机版 连码是指什么生肖 青海快三彩票开奖 青海快3规律破解 谋略天下配资 北京快乐8哪个台开奖直播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